首页  »  武侠情色  »  [黄金、龙、勇士、少女]
[黄金、龙、勇士、少女]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

黄金、龙、勇士、少女



简介:
  这是叙述热血屠龙的勇士,在一个偏野村庄的奇遇故事,带着爱与勇气的他,要如何解决村子的危机,寻找龙穴的黄金呢?面对少女的恳求,他是该鼎力相助还是量力而为?在一连串的谜题揭晓后,又该如何解放腹中的火热欲望?
            真?黄金传奇之战龙勇士

  灰蒙的天空边缘,夕阳无力地吐出最后一抹光晕,厚重的云很快将所有光线给吸收殆尽,只剩一片暗沉给这片原野。

  局促在山脚下的一栋茅屋,当中微弱的油灯勉强照亮狭小的空间。

  「真是非常抱歉,我这小地方没有象样的食物可以招待。」说话的少女有着一张姣好的面容,还有粗布衣服也掩不住的婀娜身材,正忙着收拾已用过的碗盘。
  「像我这样路过的旅人,只要有东西填肚子就够了。」外表粗壮的男人微笑说:「反倒是我突然打扰才不好意思呢。」

  整理好餐具的少女回到桌边,眨着闪闪发亮的双眼,问:「不过,您为什么会来到我们这穷乡僻壤呢?」

  「听说附近有我在寻找的龙穴。」男人拍拍随身携带的长剑,说:「我是屠龙的战士,专门剿灭恶龙。你们这边离龙穴相当近,龙害应该很严重吧?等我杀了龙之后,你们这个一带就有好日子过了。」

  少女摇摇头,说:「有没有龙穴我是不清楚,我只知道附近有一座山猪窟。」
  「对了,我刚才就想问,附近就只有你一个人住在这吗?」
  「本来还有一个老爷爷,但去年死了……就剩下我一个人住在这。」

  男人试探的问:「是因为龙害?」
  「不是,有天他因为肚子太饿,地瓜吃得太快,不小心噎死了……」少女难过的低下头。

  「真是可怜啊!」邦堡仕顿了一会,问:「这么说之后女孩你就一个人生活啰?相当辛苦啊。」
  「不会,到这的路上你应该有经过一座村子吧,村里的人平时都很照顾我,不少人的田地就在旁边,所以没有特别不方便的地方。」
  「那你怎不搬到村子住呢?」
  少女面有难色的回答:「因为我缴不起税,只能在这种地方过日子。」
  「啊,那我真是太叨扰你了,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?」
  少女害羞的再次低下头,轻声回答:「我叫金贝贝。」
  「好可爱的名字。你们这一带似乎相当贫困,收成很差吗?」

  「嗯,事实上我们这边天气算不错,也有方便灌溉的河流,土壤不是特别贫瘠。只不过田地跟房舍经常被侵袭,严重时就算村子里还会有不少伤亡,家畜也常被分尸或被带走,因此居民也越来越少了……」
  「是因为龙害?」男人再度问道。

  女孩似乎对这名词有点讶异,说:「是山猪,牠们非常凶猛,而且很狡猾,就连驻守在附近镇上的士兵也拿牠们没办法。」
  「咦,连军队也没辄的山猪?真的只是山猪吗?」男人惊讶的问:「不过我听说这附近有龙穴,一直没被剿灭。」

  女孩仰起小脸,问:「邦堡仕大人您为什么要找龙穴呢?」
  「为了屠龙,在龙穴附近几百里的地方,都会饱受龙害威胁,而龙这么可怕的生物,不能随便赶到别的地方,必须想办法找到牠的巢穴,将牠彻底消灭!」
  「屠龙不是很可怕的工作吗?邦堡仕大人您一定很强、很利害啰!」少女双眼闪闪发光说:「而且很勇敢、又很聪明!」

  「哈哈,这我可不敢说,不过再凶猛的龙遇到我也只能乖乖的任我摆布。」  「那您是为了什么成为屠龙的勇士?这是很辛苦的工作吧?」

  男人露出笑容,说:「除了杀了龙,拯救被肆虐的百姓外,龙穴之中还藏有非常多的宝藏、黄金。龙是一种非常喜爱收集金银珠宝的生物,若顺利杀了牠,光是自龙穴内,就能得到相当丰厚的报酬。即使再危险,我们这些勇士也会不辞劳苦,冒着生命危险寻找龙藏身的宝穴。」

  女孩双眼中的光芒淡了下来,说:「可是我们这边没有龙害,只有山猪……牠们不可能会有什么宝藏,我们也出不起高额的酬劳,您应该不会为我们村子灭掉那些山猪吧……」

  「跟龙比起来,山猪相当微不足道。这么说可能有些抱歉,但我们屠龙的勇士有屠龙者的尊严,不会对龙以外的目标拔出屠龙的宝剑。」

  男人看见少女失落的表情,连忙补上一句:「也许,连军队也没法子的山猪搞不好跟龙有关,若顺利找到龙穴,杀了龙后,可能连山猪的问题也能解决。」
  女孩苦涩的挤出笑容,说:「若是那样就太好了。」


  经过长途跋涉的旅行,男人很早就在简陋的干草床上休息,不过双眼仍显得精亮,心中想着关于晚餐时的对话。

  根据他得到的情报,这附近的确有一座龙穴,而且也有一头以上的龙,相当久远漫长的一段日子以来,有很多冒险者企图找到龙穴,消灭恶龙,但这些人后来再也没有出现,显然是被巨龙所吞噬。

  只要想到在龙穴中,已经沉睡多少的黄金,他就不禁兴奋起来,加上死了那么多的冒险者,一定还有更多的战利品。

  然而,那头神出鬼没的龙,现在到底是死是活呢?

  他在相当远的地方听说这一带有龙存在,但到了传闻中离龙穴最近的村子,却再也打听不到任何有关于龙的消息。

  当然,有些龙是狡猾的,牠们不会骚扰龙穴附近的村庄,以免曝露出自己的巢穴位置,但至少还会有人远远看到龙飞离或返回巢穴的身影,或是听到龙鸣的回音。不过这村子却完全没人见过或是听说任何和龙有关的事。

  只会拼命抱怨山猪……

  不只借他住宿的少女,就连村子中的居民,听到他提的问题就净是摇头,之后就开始抱怨山猪多恐怖、多贪婪。

  他曾想过,也许「山猪」是村民对龙的称呼,不过他并没有证据。


  第二天一早,他帮少女作了些粗重但不麻烦的工作后,便带着长剑,四处寻找龙的踪迹。
  一边比对地图,一边观察四周植物的状况,他在小屋不远的地方,发现一条罕有人类行走的小径,顺着山腰,弯弯折折的通向山的背面。他循着小路走上大半天后,小径却因漫生的杂草太过茂密,而失去方向。不过爬上附近一座小山,由高处远眺后,他相当确定在这座山的背面,藏有一个具备龙穴地理特征的地方。

  那会是他所要找的龙穴吗?

  若那真是龙穴,村人怎会没见过龙的身影?
  就算龙躲在洞中潜居不出,至少樵夫或是猎户也该见过。村子居民口中的山猪,搞不好真的就是龙也说不定?

  他回到前一夜住宿的茅屋,少女已经准备好晚餐,正在等着他,屋中还有另一个人。

  「邦堡仕大人,您有找到所要找的龙穴了吗?」少女迎上去问道。
  他沉默的摇摇头,坐在桌边的老者开口说:「怎可能找到不存在的东西?那只是谣言而已!」

  少女介绍说:「这位是村长镐锜大人,他等您很久了。」
  邦堡仕颔首道:「之前在村子曾见过一次。找在下有什么见教?」
  「那我就直接说了,请您开个价,帮我们村子对付山猪。」

  邦堡仕解下腰上的配剑,在桌边坐了下来,说:「如果是五公尺以上的身高,有着布满鳞片的长颈子,嘴巴张开可能会喷出火或是烟的山猪,我愿意不收任何酬劳,免费帮你们处理。」

  村长镐锜一愣,嘀咕说:「那群猪迭一迭是超过十公尺,不过嘴就算没张开也只会淌口水──这么说您是不愿意帮忙啰?」

  邦堡仕耸耸肩,说:「屠龙的剑若是挥向不足为道的对象,那太对不起屠龙者的自尊。」

  少女插嘴说:「若是灭了山猪之后,我们全村一年的收成,也不够吗?您知道的,我们的田地相当肥沃、村人也很勤劳努力……况且,跟龙比起来,山猪不是好对付多了吗?」

  即使是一头幼龙,身边就有数不尽的黄金,剿灭一头龙所能赚到的,几片田地的农作物哪能比得上?邦堡仕不禁笑着摇头。

  「不是我不帮,而是屠龙者的尊严,跟龙比起来,其它东西都显得渺小了。」


  话不投机的情形下,村长很快就起身告辞。简单用过晚餐后,邦堡仕就到房间去休息了。

  既然村民口中的山猪不是恶龙,那么龙很可能就躲在龙穴之中,长久以来都没动静,也许是死了也不一定?

  想到亮澄澄的金子,正躺在龙穴之中,他的心就噗噗地狂跳,至少他要亲自探查那个疑似龙穴的地方,确认那到底是不是龙穴,不然他不会就此离去。
  茅屋的大门突然打开,在寂静的夜发出清楚的声响。他机警的跳下床,抓紧长剑贴在房间墙边。从他房间窗户往外看,只见少女金贝贝的背影。
  他躲在窗户后窥看,连灯都没带的柔弱少女,独自一人背对村落方向,竟然往黑暗的林子走去。

  他不禁怀疑的想着,这么晚了,她是要到哪去?
  加上连灯都没带,少女的行动相当可疑。

  他飞快穿上护具,将随时准备好的武器拿在手里,随着离开小屋,悄悄跟在少女背后。

  少女走上他白天发现的小径,朦胧的月光洒满女孩一身,光滑的肌肤泛着萤光。她熟稔地穿越横生的杂草,跨过崎岖不平的石地,像是有明亮的灯火指引般,轻松找到能落脚的地方。

  邦堡仕尽可能屏住气息,不发出一点声音地紧跟在后,他借着星光推算出前进的方向,猜测少女是在前往山的另一面,难道是要去那个「龙穴」吗?
  扭曲的小路终于变得平直,进入一片宽阔开敞的谷地。

  少了茂密杂草与树木的掩护,邦堡仕隔着相当远的距离,在谷地外就停住脚步,冷静打量眼前的一切。

  延着谷地伸展的小路尽头,是一方高大耸立的山壁,在山壁一角有一个巨大裂缝,小路就在裂缝洞口前消失。

  少女飘然走入洞穴,等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好一阵子,邦堡仕才缓缓进入谷地,谨慎的观察周围,寻找可以掩护他的地方。

  既然到了,为什么不进去一窥究竟呢?邦堡仕抽出腰上的佩剑,屏住气息的进入山洞。

  一瞬间,璀璨闪亮的金光刺得他几乎睁不开双眼,在他面前,竟然是一座让人喘不过气的金山!

  亮澄澄的金子自地板,顺着山壁堆到洞顶,可以说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黄金洞!

  而在这黄金洞的中央,女孩正站在一座玛瑙水池边,面带难以理解的微笑。
  「你的直觉很敏锐,这里的确就是你要找的龙穴。」

  好不容易恢复正常呼吸的邦堡仕,在极度惊讶中维持冷静,问:「既然有这么多的黄金,这村子却还是如一般贫穷的村庄,到底是怎一回事!」

  「因为黄金对耕作帮不上忙,只会占空间……」金贝贝低下头,泫然的说。
  这样的回答让邦堡仕哑口无言。有了这么多的黄金,谁还想要耕种啊!  真是乡巴佬!

  邦堡仕挤出笑容,亲切的说:「那我帮你们解决这堆黄金如何?身为屠龙勇士,当然要替天下受苦受难的人民谋福利。」

  女孩双眸闪闪发光,眼中似乎噙着泪水,感动不已的说:「您真是大好人……」
  「这没什么,真的。」

  邦堡仕缓缓走近女孩,在灿烂耀眼的金光中,女孩青春细腻的肌肤,漾着一层迷离的水光,滑嫩动人,充满诱惑。

  他早已忘了此处便是龙穴,更不担心龙何时会出现,直接将手中的长剑收入鞘中。

  女孩轻声嗫嚅:「您的大恩大德我实在无以回报……是否能顺便处理山猪的问题?」

  「喔,没问题、这没问题,当然。」语声未落,邦堡仕的手便已搭在女孩肩上,一碰触到滑滑软软的身躯,他再也忍不住了。

  他的双手顺着肩颈往下溜,探入敞开的领口,来到饱满的肉球上,他十指俱张,对着那两丸肉球又抓又捧。

  金贝贝羞红脸,嘤咛一声:「英勇的大人,轻一点啦……」
  「搬运那些黄金要不少力气,轻不来啊!」邦堡仕说着说着,扯下她的衣服,将双乳挤到中间,低下头便是狂吮猛吸。

  女孩发出愉悦的呻吟声,红透的双耳不断听见,粗糙的舌头舔弄乳尖的咂咂声,没多久两人身上浮起一层薄汗。

  耐不住长久的舔弄挑逗,金贝贝全身一软,站不直身体,顺势滑到邦堡仕双腿之间。她灵活地扯开男性的裤头,微张檀口,将邦堡仕裤中奋昂的分身轻轻含住,舌尖不住的在顶端打转,双手捧着肉球,温柔的抚弄起来。

  邦堡仕忍不住心中夸赞:虽然是不知道黄金价值的女子,但这样的工夫,不输大城中的妓女。

  结实的肉柱变得越来越粗大,随着激烈的血管脉动,前端逐渐湿润,金贝贝以柔软的唇瓣不停吮吻淌出的液体。

  邦堡仕闭上眼睛,享受她舌尖与双唇吹舔带来的快感,女孩纤巧的指头轻轻抵住他的菊瓣,不住地细细颤动。在他濒临暴发前,他推开女孩。
  「我、也帮你……」

  「这怎么好意思呢?」金贝贝红着双颊,目光流转的说。

  「没什么。」邦堡仕边说边动手,指尖早已顺着湿濡曲线,溜进金贝贝凹陷的蜜谷之中,恣意扭转起来。山洞内开始回响起羞死人的叽啾水声。

  一时之间,女孩不禁开始发出淫靡的呻吟声。
  「哎啊啊……嗯哼……我那里……喔喔喔喔喔……讨厌、我怎么……嗯啊啊啊……呀啊──」伴随着尖叫,一道清泉自柔软的蜜谷间喷涌而出,女孩双腿肌肉也一阵抽搐颤抖,早全身瘫软。

  「我可以带走所有黄金吗?镐锜村长那边不会有意见吧?」邦堡仕盘腿坐下,将女孩抱到怀中,拉开无力的双腿,让蜜谷对准自己炽热的分身。

  金贝贝喘着气说:「当然、大伙可费好大的劲,才把它们从田里弄到这呢……嗯啊啊啊……别忘了山猪……」

  噗叱一声,女孩瘫软的身体往下一落,肉柱便恰到好处的滑进凹缝。

  邦堡仕自背后握住的女孩胸前饱满的柔肉,上下前后摇动腰身,逐渐抽动火热肉棒,双手的指头也不停息地轻捏突出立起的乳尖。

  女孩湿漉漉的蜜谷火热发烫,停不了的溢出滑腻汁液,粉红的肉体散发淫欲的气味,蜜肉不时紧缩、蠕动,随着肉棒一次次插入、退出、再插入、再退出,没休息的紧密磨擦后,大开的蜜谷变得越发红艳。肉棒一遍再一遍的戳刺挺进,肉与肉响起清脆的拍击声,女孩全身早被激情所染红,只能微张着红嫩丰唇,不停喘气、娇吟。

  满身是汗的邦堡仕停止动作,下腹顶着女孩细滑丰盈的臀肉不放,突然站起身。他拉着女孩的大腿,让金贝贝以近乎倒立的方式,承受他再度展开的激烈刺击。

  「喔喔喔啊啊……嗯啊啊哼……好热……大人您弄得我好热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  两人飞溅的汗水,在昏暗的灯火下闪闪发亮,空气中充满情欲的味道,女孩淫荡的叫声在山洞内回荡不已。

  「嗯嗯嗯……好、奇怪……我变得好奇怪啊……呀啊啊啊……」

  两人交合连结的地方,不断喷流火热的爱液,顺着两人大腿内侧溢流,金贝贝的蜜谷深处突然传来一股强大的压力,绞揉得邦堡仕忍不住发出呻吟。
  「好紧……」

  邦堡仕只觉得背脊一阵酥麻,滚烫的分身已被强而有劲的蜜肉,吸绞得狂射不已。热腾的白浊液体如倾泄的飞泉,点点阵阵打在业已高潮的深谷之内,再度带给金贝贝疯狂的快感,跟着喷涌出一波波的滚滚热潮。

  邦堡仕喘着气放下女孩,肉棒脱离后,欢愉过后的蜜谷仍停不下来地痉挛,涌流出半透明的米色液体,顺着湿得不能再湿的粉嫩细腿流到地面。

  东方天空不知何时出现了蒙眬日光,斜斜流泄进山洞之中,让整个黄金洞显得更加金碧辉煌。

  邦堡仕整理好身上的衣服,在等待女孩清醒过来的时候,走到洞口边。在柔和阳光下,放眼望去,在山洞外也有一座座冢般的黄金堆,多得几百根指头也数不完!

  「喔啊啊──为什么我之前都没注意到?这根本就是传说中的黄金谷嘛!」
  邦堡仕吃惊得连脚步也踉跄起来,抬起头一看,才注意到黄金堆顶上长满茂密的杂草,的确难以从其它山头发现。不过黄金怎会长那么多野草?

  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么多的黄金,几辈子也花不完啊!

  「请问,大人您真的有办法运走这些东西吗?」女孩不知醒来多久了,赤身露体的也跟着走到洞外。

  「那是当然的,屠龙勇士说的话,可是一诺千金的!」邦堡仕沉醉在黄金梦之中,只想到要如何享受后半辈子的人生,还没有想到将黄金带走的方法,却仍洋洋得意的回答。

  「真是太好了。啊,那你也不介意再多一堆啰?」
  「再多几百堆也没问题!」
  「那真的是太棒了!」

  女孩飞身扑到邦堡仕身上,吻了一下后,说:「我好像又要有了……」  有了?有什么?

  「早上总是容易有感觉……」说着说着,女孩突然扭动身体,单薄的肌肉变得厚实,原本光滑的肌肤开始爬满鳞片。

  邦堡仕还没回过神,纤瘦的女孩已经幻化成一头龙,昂起高高长长的脖子,拍动广阔的翅膀,身体足有一座丘陵高。

  这一切都是错觉吧?

  邦堡仕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龙,半晌合不上嘴。

  山谷间回响着浑厚的声音嘟嚷着:「只有办这档事,非变成原型不可……」
  邦堡仕愕然的回头一看,山谷中竟有好几头龙正在甩动长长的颈子,发出龙吟声。
  「村长,早啊,您也来啦!」
  「废话,难道要把黄金闷到明天吗?」

  勇士万分惊讶的抬起头,在他正上方,一头巨龙的粗肥双腿间,尾巴与身体相连接的那个地方,有抹很眼熟的白浊痕迹,自一道凹槽边缘滴滴搭搭的流下。
  此外──
  在凹槽与尾巴中间的地方,还有一个凹陷的螺旋纹。

  众龙大声啸吟着:「来了──」
  原本小小的螺旋纹,突然不停往外扩张,中心部位出现一个相当大的黑洞──

  邦堡仕最后看见的景色,便是一整串黄金圆冢从黑洞坠向自己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真的是黄金传奇啊!
腹中的欲望真的被解放了啊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
    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 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 离开! 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,谢谢合作! [大香蕉 狠狠撸 av天堂 狠狠干 大香蕉 奇米网 哥哥干 奇米色 姐姐骚 嫂子色 淫淫网 妹妹骚 影院狠狠撸 狠狠干 狠狠淫 淫淫网 奇米 哥哥干 姐姐骚 妹妹色 强奸乱伦 奇米影视 奇米色 奇米网 奇米播放器 奇米影视首页] 版权所有 © 2013-2017 广告合作 hhl7999@163.com